我渴望高雄有聖殿

    曹張婷蕙

    曹張婷蕙的照片

    2017年10月7日我的婆婆因病辭世,身爲長媳的我每天到殯儀館拜飯,早晚各一次。因為我很想知道婆婆到底去那裡了?我開始研讀「福音原則」課本和歷任先知的教導。在拜飯的時候,我會手拿著香,出聲向天父祈禱,求問「靈的世界」的真實性。

    殯儀館很複雜,是撒但勢力盤踞的地方。但是當我在祈禱時,卻感受到天父滿滿的愛與保證!我常常淚流滿面,不能自已。

    現在回想起來,原來在殯儀館那三十天是以來加的靈在陪伴我。那是我靈性的曠野,從此我知道自己在家譜事工上的使命。

    在守靈期間,我拿著婆婆的身分證去戶政調她娘家的戶籍謄本。我一邊研究,一邊在姻親的群組裡分享。這些分享凝聚了家人的感情,整個喪事辦得很順利圓滿,沒有紛爭。

    做家譜是個合一的過程:與神合一、與幔子兩邊的人合一、與自己合一。因為先生還不是成員,我常常覺得自己帶著三個孩子上教堂很孤單。當我做了自己和先生兩邊的家譜,並為他們在聖殿執行教儀,我開始覺得自己的後面有千軍萬馬,讓我變得更勇敢堅強!

    在學習做家譜的過程中,我要感謝教會的「免付費家譜專線」和「台北家譜中心」的支援。我也要感謝中文家譜傳教士劉葉秀珠姊妹,因為她的幫助和鼓勵,在我心中種下了日後申請擔任中文家譜傳教士的種子。

    神首先召喚我在前鎮支會慈助會第一諮理推動家譜事工。2019年1月15日,成員在群組討論義大利羅馬聖殿。當時我提出自己的想法:「如果我們南部的人都奮起做家譜,就會有很多聖殿教儀要被執行,神或許會憐憫我們,讓我們高雄有一座聖殿。我們應該要用行動來向神展示我們想要聖殿的決心。」

    2020年1月19日的南高雄支聯會大會,七十員大衛・伊凡長老告訴我們,他有一個靈感,神要在高雄給我們一座聖殿,但是我們要準備好自己,用行動表明我們的渴望。他也鼓勵我們至少做四代的家譜。

    當時我坐在康樂廳舞台的椅子上,內心非常激動的站起來想聽清楚。知道自己一年前的想法,竟然從領袖的口中得到確認,讓我好興奮,我抱著孩子說:「高雄要有聖殿!高雄要有聖殿!」

    「高雄要有聖殿」成為我每天行為和思想的中心,我努力做家譜,保持潔淨,邀請聖靈來家中常駐。我和孩子每天睡前都要唱「我喜歡看到聖殿」這首歌,早晚都為高雄有聖殿和祖先的救恩作祈禱。

    我渴望在我有生之年,可以參與高雄聖殿的奉獻典禮,並和家人在聖殿裡面為祖先服務。奉耶穌基督的名,阿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