召喚

    陳筑君 台東一支會

    陳筑君 台東一支會.jpeg
    台東一支會 陳筑君姐妹

    11月13日,我們回鹿港,因為阿嬤過世,一個特別的時間,家人有機會可以聚在一起聊天。我的先生和我的弟弟討論著我,主題是叛逆。 談到孩子有叛逆舉動,該如何教育孩子時,我的先生說,這時候就是爸爸出面的時候了,因為爸爸比較有叛逆的經驗,媽媽一直都是乖乖牌。我的先生將這段話告訴我弟弟,而且一直強調你姊姊覺得她很乖沒有所謂叛逆期的時候,我的弟弟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神,並說她才是最叛逆的,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,現在懷孕就是最好的例子。而我解釋了叛逆一詞,就是沒有順著家人或父母的期望去做,然後有很多自己的想法,所以我自己覺得我有好幾個叛逆時期。

    第一個時期是2004年8月加入教會,認識教會過程中,我的母親警告我說,可以去教會,不能接受洗禮。但是當我接受到聖靈的感動時,怎能不選擇遵守神的誡命呢?所以最後的結果是叛逆獲勝。

    第二個時期是2006年9月我去傳教,我在5月收到召喚書,剛好在一次支聯會大會,聚會結束和成員們一起開召喚書,是一個非常快樂的時光,但是當我回家後,那份召喚書被我收到抽屜的最底層,深怕被家人發現,我知道我需要時間去告訴他們我已經收到召喚書。申請傳教之前,我約了家人吃飯,告訴他們我想去傳教,那頓飯最後沒吃完,媽媽轉身就離開,我和家人的關係停滯住了。之後的我們,沒有對話也沒有交集。我那時常常想,為什麼我在教會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,也努力服從神,但回到家後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同呢?我作的每個決定都在忤逆父母,我也思考著,我在做對的事情嗎?那陣子是我每天懇切祈禱最希望有神安慰的時候,因為我覺得好孤單。即使我獲得答案必須去傳教,但是我和家人的關係不是那麼好。我記得我在離開家的那一天到廚房跟媽媽道別,她沒有回頭看看我。我說了再見就走,在車上哭了好久,聖靈在這時陪伴及安慰了我,並清楚告訴我不用擔心。傳教時我的傳道部會長知道這件事情,他只交代我一件事情,他說:「陳姊妹,你的家書不能斷。」我努力記得這個勸告,每週寫信回家,後來爸爸偶爾會回我幾封信。在我返鄉時,父母一起來接我,我知道他們還是不認同,但是神確實在我們的關係上作了工。

    第三個時期是2011年8月我在聖殿結婚,最大的原因就是我的先生太帥,家人很擔心。我一直得不到家人的認同。結束傳教後,我告訴自己,順從他們,選擇他們喜歡的對象。認識鄭正(我先生)後,有一些小小的考驗,我們一度分手,後來因為一本日記(交往時我們有交換日記來記錄彼此的進步),上面有很多我們的紀錄,多虧那些紀錄讓我再度思考我是誰?什麼是我追求的?我們再次在一起。我很感謝在聖殿印證,也很感謝當我信心受考驗時能夠透過祈禱獲得答案,我知道如果我們憑著信心求,一點也不疑惑,神會安排祂的時間回答你。

    現在就是我第四個叛逆的時期,去年的5月20日我有一次小產。那時剛好回鹿港,家人一起出門慶祝小愛的三歲生日,我在吃飯時跟媽媽說恭喜你又要當阿嬤了,她撇下臉,不愉快的說我不吃了,所以我們回家,到家後,我蹲在她的椅子旁邊告訴她,為什麼我要再生一個寶寶,她不想聽,只回我說沒有聽話就是不乖。我發現我們沒有辦法繼續溝通,就離開了。後來寶寶沒了,我很難過,也知道媽媽不希望我再生孩子的態度非常堅決。我在祈禱中告訴天父我努力過了。所以我們的家庭決定不再生小孩。我開始了褓母的工作,去年年底,我做了一個懷孕的夢,那個夢真實到我思考好幾天都不敢跟先生說。我為此祈禱,我知道我必須跟從聖靈,不然我獲得不了平安的感覺。這個寶寶就是鄭盼,盼望的盼,我們都盼望他的來到。在我的教長祝福中提到:常保有追求優越,有好行為、好榜樣,在家中,得家人的認同。我不知道這個應許什麼時候到?但是我知道我必須繼續做,做神喜悅的事,或許不是今生獲得這項祝福,但基督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,但是你們可以放心,我已經勝了世界。

    我知道當我們追求一個較好的世界,就會了解現在的苦難是為了準備我們。所以這些叛逆時期,我都有不同的召喚,被邀請加入教會、去傳教、當一個妻子、成為一位母親。我不知道主為什麼召喚我?而且都不在我準備好的時間。有一個非常愛我的教會姊妹曾對我說:「如果你可以,就去接受召喚,因為你會在你的召喚中知道神有多愛你。」

    我見證神會在你最需要的時候,透過祂給你的召喚祝福你。我知道神的應許不落空,只要我們去做,我知道當我們靠近祂時,祂已經展開祂的雙臂準備擁抱我們。我知道神活著祂愛我們,奉耶穌基督的名,阿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