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歸信

    跨出傳統信仰

    黃寶儀 中興支聯會

    黃寶儀 中興支聯會
    中興支聯會 黃寶儀姐妹

    我生在一個佛教家庭。我父親曾經跟我表示,他在生育兒女時,跟他的佛祖「發大願」說「不信佛法,莫生吾家!」意思是他誠心誠意的希望,沒有信佛的都不要來投生這個家庭。

    所以我從很小的時候,就學會虔誠地篤信佛祖和菩薩們,我會做晚課、持咒持名號、也會和來訪我家的僧侶蓮友交誼。大約八歲就會背誦心經、和妹妹一起做晚課、遇到災難總是呼求觀世音菩薩或阿彌陀佛。我總記得在家裡的中藥舖裡,爸爸會放《五會念佛》的錄音帶,要我和妹妹打坐,讓那個極慢的「南~無~阿~彌~陀~佛」的節奏,變成快板的阿彌陀佛的30分鐘以後,才讓我們起身伸直坐麻的腿。我十歲的時候就皈依了埔里靈巖山寺的妙蓮老和尚,也獲賜法名。我認為幼年的我,被我父親意圖雕刻得非常好,因為我的順從和上進,我在佛教這一塊獲得非常高級的教育。

    我又是如何成為耶穌後期聖徒教會的成員?我獨特的見證又是從何而來?我想我父親的宗教教育有一個很大的功勞,就是教會我虔敬的重要性。中學六年我被爸爸送去教會學校曉明女中,我雖然沒有受洗也沒有信耶穌,卻很喜歡和修女親近。因為住校,我喜歡參加晚禱和禮拜。我加入了校內的宗教團體, 開始領受耶穌基督的福音道理。我和耶穌建立了個人關係,因為我曾經在學校的聖堂裡獨自禱告,這就是我跟基督信仰結下獨特緣分的開始。

    直到我研究所畢業後回到家,遇見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傳教士。研究所論文所撰寫的碩士論文,研究素材的一部分是羅馬拼音的台語聖經,為了探討台語聖經,所以我跟許多的基督教會有聯繫接觸;當時有兩三組不同教會的傳道人員在向我傳道。
    我感覺教會很多,非常困惑,雖然在研究聖經的過程中被感動,渴望一個正式受洗的機會。但是,這些教會中,有哪一個是我應該加入的呢?當我從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傳教士長老的手中,獲得摩爾門經時,第一個想法是「什麼?耶穌基督還有另一部約書嗎?這個教會真的很奇怪!」但是,我很快地獲得了約瑟‧斯密是近代先知的個人見證,也訂下了洗禮日期,見證就像洗禮池的水一樣,不斷湧流出來。我學習到,獲得真理的方法,就是照著經文的吩咐去實行,見證就會一椿一椿、一件一件地成為真實。

    更棒的是,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,擁有的圓滿福音,不僅傳播福音、成全聖徒,也救贖我們的祖先和死者。我得知可以藉著聖殿和家譜事工,讓家人的永恆連結成為可能。這不只是關乎個人,更關係到整個家族、家系、全人類。我因此跨出傳統的信仰,因為我心中有家庭;有我父親的教導;也有我長期懷念卻早逝的母親。在我父親的菩薩佛祖那裡,「各人生死各人了」,但在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這裡,「家庭是永恆的」「任何成功都不能彌補家庭的失敗」,我知道,也見證這就是我跨出傳統信仰的終極解答,為了我的家族,我必須歸向基督、成為錫安山上的拯救者,我爸爸在我少年時教導我在信仰中的虔敬,我可以讓它變得更大、變得完全、讓虔誠不只是一股心念,而是一個系統環環相扣的行動,耶穌基督真實的教會,會救贖我原生的家、現在的家,在永恆中將會合一,成為天上的家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