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道事工

我在傳教的時候,常常在想,要如何和我的家人、朋友傳播福音。很多人已經知道,我的外婆在我傳教一年的時候洗禮了,這是一個跨海分享福音的奇蹟。也讓我深刻的感受到,我傳教的另一個使命,就是協助我的家人、朋友們更認識救恩計畫與耶穌基督的福音。
2006年我的父親洗禮,2009年1月7日,我和我的妹妹成為家中第二和第三個教會成員。萬萬也沒想到,當初的這個決定會影響我的家庭這麼多。
我的姑姑歐淑萍在18歲的時候加入教會,在她加入教會後很快也去傳教了,同時很努力幫助家人可以歸信。她在遙遠的北部工作但仍聯絡傳教士們拜訪我們的家庭,年紀還小的我們很害怕外國長老們,每次他們來,我跟姊姊總是躲進房間不敢出門,直到後來一對台灣的傳教士姊妹來到我們支會服務,她們讓我們感受到很多的愛,她們教導我們唱詩歌、了解福音,我們開始渴望加入教會,於是在我10歲那年我跟我的姊姊一起受洗成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成員。
這是個特別的祝福,記得很久以前,在一次支聯會成員大會中,我曾經站起來表示:我願意去傳教。我一直記得那個場景;我一直記得「我表示過」。一年半前,黃弟兄決定退休,同一時間,我暗暗問自己:什麼時候要去傳教?
我很喜歡以帖書12章27節 「如果世人到我這裡來,我必讓他們看見自己的弱點。我賦予世人弱點,使他們得以謙卑;我給所有在我面前謙抑自己的人的恩典是充分的;因為如果他們在我面前謙抑自己,並對我有信心,我必為他們使軟弱的東西變成堅強。」在傳教的一年半裡,我們每天努力跟神一起工作,以知道如何更好的幫助他人,也因此看到自己的很多弱點。
傳教這個決定改變了我的生命,讓我更加與神接近,更明白了人生的意義。我在兩個傳道部服務,夏威夷聖殿訪客中心是我的第一個傳道部,第二個傳道部是我的家鄉台灣台中傳道部。
楊世寧、彭美堅夫婦蒙召喚擔任台灣台北傳道部會長,將於2021年7月正式上任。楊會長於傳教結束後赴美唸書,畢業於猶他州立大學藝術研究所。回台後,在教育界從事國際教育工作長達18年。五年前,轉換跑道到教會自立部門工作,現任教會亞洲地區出版部門主管。楊姊妹於傳教返鄉後,就在教會翻譯部工作一直到2020年。楊會長夫婦於1993年9月21日,在美國猶他州曼泰聖殿結婚。他們夫妻育有2子,兩個孩子也都曾擔任全部時間傳教士。長子已婚,目前在美國唸研究所。次子與父母同住,目前創業中。
12年前我的父母離婚,我一直到前陣子都無法習慣,這對我來說是一件痛心的事情。爸爸媽媽離婚前,是我跟姊姊最黏媽媽的時期,我和姊姊那時跟爸爸有一點隔閡,因為那時候的他總是露出他最兇、脾氣最差和最大男人的一面,而媽媽總是在我們被罵後,出來安慰我們的人。但是後來媽媽離開家裡沒了聯絡以後,我們都在學習怎麼和爸爸相處,可是我們連和他說什麼都不知道,最可憐的是我們被責備後,沒有媽媽的安慰和陪伴,少了可以依靠的人,真的很不喜歡也很不習慣這個感覺。也因為那時候我們家經濟拮据,甚至是三餐吃泡麵過日子,這是不喜歡我家的其中一個原因。加入教會後,我的家庭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
回憶起國中時,我曾經因為在學校遭受到同儕霸凌,以及生活上種種不愉快,讓我一度想輕生;但就在我嘗試了小小年紀所能觸及的各種傳統信仰之後,我開始嘗試在心中用自己認為的方式向陌生的耶穌基督祈禱,我希望祂告訴我:哪個教會比較好?哪個教會可以真正幫助我?
常去聖殿的成員對這對夫妻一定不陌生,王偉弟兄有很重的鎮江口音,身形纖瘦又精神。譚筱鳳姊妹常面帶微笑,兩人的親切溫暖令進聖殿的成員感覺像回家。他們是成員口中親切的王爸王媽,更是神忠實勤奮的僕人。
在我家「製作家譜」是一項事工,它不僅是一種學習,還是能開闊屬世與屬靈視野的挑戰。為了光大此項事工,我和妻子申請了支援family search 支援服務傳教士,讓協助「家譜製作」的心,來增加我家庭的靈性成長。
幾個月前,我在各大街小巷騎著腳踏車,向路上每一個人分享耶穌基督的福音。當我為耶穌基督作見證時,我的內心真的充滿快樂!雖然也會遇到各種挑戰,但即便如此,當我看到人們因為耶穌基督的福音而改變了他們的生命時,我知道我做的決定是對的!